音频--北辰《论语》讲堂(十五)

 作者:角码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01-14 21:47

音频--北辰《论语》讲堂(十五)

  子贡曰:“贫而无谄,富而无骄,何如?”子曰:“可也。未若贫而乐,富而好礼者也。”子贡曰:“《诗》云:‘如切如磋,如琢如磨’,其斯之谓与?”子曰:“赐也,始可与言《诗》已矣,告诸往而知来者。”

  ????子贡是复姓端木,单字名赐,子贡是他的字。古人先有名,男子到20虚岁举行成人礼,取字。女子十五岁行笄礼,也是成人礼,如果娶嫁定亲也要取字,不然就叫待字闺中。字要与名相符、相应,或相对,比如子贡,姓端木名赐,赐是上对下,贡是下对上,寓意他上报君王,下安黎庶。有了字以后,同辈之间就不可以直呼其名了,可以称字。父母、老师、君主、长辈还是可以直呼其名,所以我们此章中可以看到:“赐也,始可与言诗已矣”,夫子还是直呼子贡的名。

  ????子贡比孔子小31岁,是孔门杰出弟子,十哲之一。他天资聪慧,口才出众,所以《论语》当中他和孔子的对话以及他自己的言辞都非常精彩,充满了智慧。子贡外交能力非常强,社会地位也很高,一方面他是当时的首富,富商大贾,另一方面他后来兼任鲁国卫国宰相,他要到了各个诸侯国访问,国君与他分庭抗礼,就是平起平坐,用的对等的身份接待他。《史记仲尼弟子列传》里司马迁对子贡用的笔墨最多,而且记载了历史上著名的子贡出使”一石五鸟”的故事。

  ????当时孔子带着弟子们周游列国,听说齐国权臣田常有犯上作乱之心,但因为齐国有高昭子等大臣也很有权势,田常就设了个计策,让高昭子他们去攻打鲁国,名义上是强大齐国,其实目的是想通过战争削弱他们的实力,便于自己独揽朝政。

  ????鲁国因为是孔子的父母之邦,孔子就想派弟子们去化解这次危机,弟子们抢着报名,孔子都没同意,子贡说:我去试试,孔子马上就答应了。

  ????子贡先到了第一个国家齐国,找到田常,一番游说,说:你要想削弱高昭子这些人,可鲁国城墙又低又薄,军队又弱,没什么能人,而且鲁国是君子之国,百姓军人都好礼、讲文明,最讨厌打仗。所以他们要是去征伐鲁国,很容易就把鲁国灭了,而这些人为齐国立了军功以后,势力更大,你没有功劳,那你现在的权势也会被削弱,你就更危险了。你要是想实现个人目的,应该让他们去打更强大的吴国,他们胜利的机会就很小,齐国最后不就是由你来治理了?这番话说的田常频频点头,说:这样是很好,但是我们的军队已经派到鲁国了,虽然还没有开打,但要改打吴国也没什么理由啊!子贡说:你先让军队别开战,我去游说吴国去援助鲁国,你就可以名正言顺和吴国开战。

  ????子贡去第二个国家吴国,见到当时吴王夫差,说:听说大王有称霸诸侯的决心。你要是行王道,就要保护小国,体现仁爱。要行霸道,就要打击强国,减少竞争对手。现在齐国很强大,有上万乘兵车,要去打千乘兵车的鲁国,一旦胜利必然实力大增,吴国想称雄就比较困难了,你应该救援鲁国。你保护了弱国,体现正义仁慈,打击了齐国,你就会实力大增,而且让更加强大的晋国也不敢小视。吴王一听,全说的在自己心坎里,说的太对了。吴王说:我有个顾虑,越国以前被我们打败了,听说勾践卧薪尝胆,暗中训练士兵想报复。我要是出兵攻打齐国,越王来偷袭怎么办?子贡说:大王不要担心,我可以去游说越王,让他派军队和你一起出征,这样你就没有顾虑了!吴王大喜,委派子贡出使越国。

  ????子贡就到了第三个国家越国,越王勾践听说子贡来了非常惊喜,跑出城五十里去迎接,而且自己亲自抱着笤帚打扫街道,见了面一番客套:先生你怎么能来我们这种弱小国家啊?太荣幸了!子贡说:我来救你,你准备报复吴国,人家已经知道了!勾践吓坏了,赶紧给子贡磕头:先生救救我,要不然我只能和吴国拼命了,我也拼不过人家!子贡说:你别着急,吴王很残暴,要称霸,经常打仗,国中怨声载道,而且他杀了伍子胥这样的忠臣良将,任用奸臣,你现在用重金把宝物美女送去讨他欢心,要表达对他的忠诚,而且他要去打齐国,你就出兵听他调遣,如果吴国打败了,你趁机把吴国攻占。如果吴国把齐国打败了,他的部队就接近了强大的晋国,会威胁到晋国,晋国必然会和吴国交战,他也不想吴国称霸。晋国吴国打起来,这时候吴国胜利的机会很小,你可以趁机灭掉吴国一雪前耻。勾践听了太高兴了,给了子贡很多财宝,子贡根本没有要。回来见吴王说越王态度很老实,而且答应全国军队随你处置,同时越国派使臣表示了诚意。吴王大喜,说:要不要让越王勾践一起出征?子贡说:没必要,显得你不信任人不厚道,人家军队、钱财都送来了,还有什么不放心?吴王就踏踏实实调动大军去打齐国。

  ????子贡这时候又到了第四个国家晋国,和国君说:齐国和吴国要交战了,两强相争,如果吴国胜利了,吴王很有野心,他必然会威胁到晋国,你要做好准备。晋国国君听了很惶恐,问:那怎么办?子贡说:你准备好军队抑制吴国!晋国国君就听从子贡言语。

  ????子贡后来回到鲁国开始坐山观虎斗。吴国齐国打起来了,吴国大败齐军,部队逼近了晋国,晋国就马上派兵,把吴国杀得大败。越王听到消息后去偷袭吴国,把吴王夫差和国相都杀了,越国后来称霸江东。所以子贡这次出使叫一石五鸟,存鲁、乱齐、破吴、强晋、霸越,使天下形势大变!保全了鲁国,出色完成老师交给的使命。齐国大乱,吴国被灭了,晋国更强大,越国开始称霸,所以子贡真可谓是天下奇才。

  ????从一石五鸟的故事我们可以知道,子贡能言善辩,聪明绝顶,而且他非常好学而且自信。《论衡》记载,子贡开始追随孔子学习,一年以后他说自己水平已经超过孔子了。又隔一年,他说自己和孔子水平半斤八两,差不多了。结果三年之后子贡对老师越来越佩服,因为他知道孔子已经超凡入圣,自己远远不及。子贡当时名声显赫,很多人说子贡贤于仲尼,说他比老师水平高得多。子贡打了个比喻,说我家院墙很矮,所以你们能看到我家房屋华美,东西很名贵。孔子家院墙太高了,你们啥也看不见,不得其门而入,就无法看见他家的壮观。子贡甚至把孔子比成日月,意思就是不可超越。孔子去世后子贡守墓六年,对老师的敬佩和爱戴无与伦比。子贡不仅擅长外交,而且非常擅长经商,他对市场判断非常准确,用现在的概念就是期货高手,经常获得巨大利润,成为当时的比尔盖茨,富可敌国。但是他不贪图享乐,追随孔子学习内圣外王之道,我们结合上文,“食无求饱,居无求安”,不仅是穷人要安贫乐道,富人也可以求道、行道,《中庸》里讲:“素富贵行乎富贵,素贫贱行乎贫贱”,贫富都可以学道、行道,不在于贫富,而在于你追求什么,选择什么样的人生道路。

  ????因为子贡他有先贫后富经商的经历,又有求道、行道的追求,所以有自己的人生体悟。他对老师说:贫穷不谄媚富人,富人不骄横于穷人,做到这样怎么样?想在老师这儿得到印证。平常人常常会陷入贫富、物质生活的差距当中,人穷难免志短,见到富人往往腰杆挺不起来,富了以后见到穷人难免居高临下、洋洋得意。子贡富可敌国,有这样的境界已经很不错了,所以孔子说还可以,赞许他还不错,但也勉励他向更高的境界追求。所以孔子说:不如贫穷但自己能悠然自乐,富贵能够喜欢学礼,尊礼做人行事。

  ????孔子这两句话和子贡的两句高下立见,因为“贫而无谄,富而无骄”就是自己可以守住本分,约束自己,但还是不能超越贫富来看人生境界问题。而“贫而乐”是心灵自由、喜悦,根本忽略了贫穷的困扰。“富而好礼”,是身心合于天理,言行合礼重节,根本忘却了自己是不是富人,超越了贫富,是积极主动的学习求道、行道的人生观。

  ????子贡听了当然知道老师说的更高明,就马上引用《诗经》的话“如切如磋,如琢如磨,其斯之谓与?”“切”是制骨的工匠把牛角切片,“磋”把切片磋光滑,“琢”是制玉的工匠把玉石雕琢好,“磨”是把雕琢好的玉片磨光,都在讲精益求精。子贡是孔门言语科高材生,说话非常有水平,他不直接说老师说的更高明,但引用《诗经》,既赞美了老师更高明,又表明自己明白了老师在启发自己精益求精。他不直接表达老师境界高、自己多努力等等,他用请教老师《诗经》的方法表达自己理解了。孔子也知道子贡是明白了,也不由得欢喜,称赞子贡:赐啊,可以与你讨论《诗经》了,告诉你一句话,你就知道话里没有的道理了,表扬子贡闻一以知二,可以进一步深入的看问题。

  ????我读这一章自己就会想,读《论语》就是享受,夫子和子贡的对话活生生、活泼泼的跃然纸上,显现在我们面前。平时读《论语》有时候忍俊不禁,有时候会泪流满面,《论语》当中都是平平实实、自自然然的人生哲理,滋润洗涤着我们的心灵,奉劝诸位多读《论语》,胜读世上万千糟粕书。

  ?

  附:《史记.仲尼弟子列传.子贡》

  ????端沐(木)赐,卫人,字子贡。少孔子三十一岁。子贡利口巧辞,孔子常黜其辩。问曰:“汝与回也孰愈?”对曰:“赐也何敢望回!回也闻一以知十,赐也闻一以知二。”子贡既已受业,问曰:“赐何人也?”孔子曰:“汝器也。”曰:“何器也?”曰:“瑚琏也。”

  ????卫公孙朝问子贡曰:“仲尼焉学?”子贡曰:“文武之道未坠於地,在人,贤者识其大者,不贤者识其小者,莫不有文武之道。夫子焉不学,而亦何常师之有!”

  ????又问曰:“孔子适是国必闻其政。求之与?抑与之与?”子贡曰:“夫子温良恭俭让以得之。夫子之求之也,其诸异乎人之求之也。”

  子贡问曰:“富而无骄,贫而无谄,何如?”孔子曰:“可也;不如贫而乐道,富而好礼。”

  ????田常欲作乱於齐,惮高、国、鲍、晏,故移其兵欲以伐鲁。孔子闻之,谓门弟子曰:“夫鲁,坟墓所处,父母之国,国危如此,二三子何为莫出?”子路请出,孔子止之。子张、子石请行,孔子弗许。子贡请行,孔子许之。

  ????遂行,至齐,说田常曰:“君之伐鲁过矣。夫鲁,难伐之国,其城薄以卑,其地狭以泄,其君愚而不仁,大臣伪而无用,其士民又恶甲兵之事,此不可与战。君不如伐吴。夫吴,城高以厚,地广以深,甲坚以新,士选以饱,重器精兵尽在其中,又使明大夫守之,此易伐也。”田常忿然作色曰:“子之所难,人之所易;子之所易,人之所难:而以教常,何也?”

  ????子贡曰:“臣闻之,忧在内者攻彊,忧在外者攻弱。今君忧在内。吾闻君三封而三不成者,大臣有不听者也。今君破鲁以广齐,战胜以骄主,破国以尊臣,而君之功不与焉,则交日疏於主。是君上骄主心,下恣群臣,求以成大事,难矣。夫上骄则恣,臣骄则争,是君上与主有却,下与大臣交争也。如此,则君之立於齐危矣。故曰不如伐吴。伐吴不胜,民人外死,大臣内空,是君上无彊臣之敌,下无民人之过,孤主制齐者唯君也。”

  ????田常曰:“善。虽然,吾兵业已加鲁矣,去而之吴,大臣疑我,柰何?”

  ????子贡曰:君按兵无伐,臣请往使吴王,令之救鲁而伐齐,君因以兵迎之。”田常许之,使子贡南见吴王。

  ????说曰:“臣闻之,王者不绝世,霸者无彊敌,千钧之重加铢两而移。今以万乘之齐而私千乘之鲁,与吴争彊,窃为王危之。且夫救鲁,显名也;伐齐,大利也。以抚泗上诸侯,诛暴齐以服彊晋,利莫大焉。名存亡鲁,实困彊齐。智者不疑也。”

  ????吴王曰:“善。虽然,吾尝与越战,栖之会稽。越王苦身养士,有报我心。子待我伐越而听子。”子贡曰:“越之劲不过鲁,吴之彊不过齐,王置齐而伐越,则齐已平鲁矣。且王方以存亡继绝为名,夫伐小越而畏彊齐,非勇也。夫勇者不避难,仁者不穷约,智者不失时,王者不绝世,以立其义。今存越示诸侯以仁,救鲁伐齐,威加晋国,诸侯必相率而朝吴,霸业成矣。且王必恶越,臣请东见越王,令出兵以从,此实空越,名从诸侯以伐也。”吴王大说,乃使子贡之越。

  ????越王除道郊迎,身御至舍而问曰:“此蛮夷之国,大夫何以俨然辱而临之?”

  子贡曰:“今者吾说吴王以救鲁伐齐,其志欲之而畏越,曰‘待我伐越乃可’。如此,破越必矣。且夫无报人之志而令人疑之,拙也;有报人之志,使人知之,殆也;事未发而先闻,危也。三者举事之大患。”

  ????句践顿首再拜曰:“孤尝不料力,乃与吴战,困於会稽,痛入於骨髓,日夜焦唇乾舌,徒欲与吴王接踵而死,孤之愿也。”遂问子贡。子贡曰:“吴王为人猛暴,群臣不堪;国家敝以数战,士卒弗忍;百姓怨上,大臣内变;子胥以谏死,太宰嚭用事,顺君之过以安其私:是残国之治也。今王诚发士卒佐之徼其志,重宝以说其心,卑辞以尊其礼,其伐齐必也。彼战不胜,王之福矣。战胜,必以兵临晋,臣请北见晋君,令共攻之弱吴必矣。其锐兵尽於齐,重甲困於晋,而王制其敝,此灭吴必矣。”越王大说,许诺。送子贡金百镒,剑一,良矛二。

  ????子贡不受,遂行。报吴王曰:“臣敬以大王之言告越王,越王大恐,曰:‘孤不幸,少失先人,内不自量,抵罪於吴,军败身辱,栖于会稽,国为虚莽,赖大王之赐,使得奉俎豆而修祭祀,死不敢忘,何谋之敢虑!’”后五日,越使大夫种顿首言於吴王曰:“东海役臣孤句践使者臣种,敢修下吏问於左右。今窃闻大王将兴大义,诛彊救弱,困暴齐而抚周室,请悉起境内士卒三千人,孤请自被坚执锐,以先受矢石。因越贱臣种奉先人藏器,甲二十领,鈇屈卢之矛,步光之剑,以贺军吏。”

  ????吴王大说,以告子贡曰:“越王欲身从寡人伐齐,可乎?”

  ????子贡曰:“不可。夫空人之国,悉人之众,又从其君,不义。君受其币,许其师,而辞其君。”吴王许诺,乃谢越王。於是吴王乃遂发九郡兵伐齐。子贡因去之晋,谓晋君曰:“臣闻之,虑不先定不可以应卒,兵不先辨不可以胜敌。今夫齐与吴将战,彼战而不胜,越乱之必矣;与齐战而胜,必以其兵临晋。”

  ????晋君大恐,曰:“为之柰何?”

  ????子贡曰:“修兵休卒以待之。”晋君许诺。

  ????子贡去而之鲁。吴王果与齐人战於艾陵,大破齐师,获七将军之兵而不归,果以兵临晋,与晋人相遇黄池之上。吴晋争彊。晋人击之,大败吴师。越王闻之,涉江袭吴,去城七里而军。吴王闻之,去晋而归,与越战於五湖。三战不胜,城门不守,越遂围王宫,杀夫差而戮其相。破吴三年,东向而霸。

  ???故子贡一出,存鲁,乱齐,破吴,强晋而霸越。子贡一使,使势相破,十年之中,五国各有变。

  ???子贡好废举,与时转货赀。喜扬人之美,不能匿人之过。常相鲁卫,家累千金,卒终于齐。

  译文:

  ????陈子禽问子贡说:“仲尼在哪里得来这么广博的学问啊?”子贡说:“文王、武王的治国思想并没有完全丢掉,还在人间流传,贤能人记住它重要的部分,不贤的人只记住了它细枝末节,无处不有文王、武王的思想存在着。先生在哪里不能学习,又何必要有固定的老师!”陈子禽又问道:“孔子每到一个国家,一定了解到这个国家的政事。这是请求人家告诉他的呢,还是人家主动告诉他的呢?”子贡说:“先生凭借着温和、善良、恭谨、俭朴、谦让的美德得来的。先生这种求得的方式,或许与别人求得的方式不同吧。”

  ????子贡问孔子说:“富有而不骄纵,贫穷而不谄媚,这样的人怎么样?”孔子说:“可以了;不过,不如即使贫穷乐于恪守圣贤之道,虽然富有却能处事谦恭守礼。”

  ????田常想要在齐国叛乱,却害怕高昭子,国惠子,鲍牧,晏圉的势力,所以想转移他们的军队去攻打鲁国。孔子听说这件事,对门下弟子们说:“鲁国,是祖宗坟墓所在的地方,是我们出生的国家,我们的祖国危险到这种地步,诸位为什么不挺身而出呢?”子路请求前去,孔子制止了他。子张、子石请求前去救鲁,孔子也不答应。子贡请求前去救鲁,孔子答应他。

  ????子贡就出发了,来到齐国,游说田常说:“您攻打鲁国是错误的。鲁国,是不难攻打的国家,它的城墙单薄而矮小,它的护城河狭窄而水浅,它的国君愚昧而不仁慈,大臣们虚伪而中用,它的士兵百姓又厌恶打仗的事,这样的国家不可以和它交战。您不如去攻打吴国。吴国,它的城墙高大而厚实,护城河宽阔而水深,铠甲坚固而崭新,士卒经过挑选而精神饱满,可贵的人才、精锐的部队都在那里,又派英明的大臣守卫着它,这样的国家是容易攻打的。”田常顿时忿怒了,脸色一变说:“你认为难,人家认为容易;你认为容易的,人家认为是难的。用这些话来指教我,是什么用心?”子贡说:“我听说,忧患在国内的,要去攻打强大的国家;忧患在国外的,要去攻打弱小的国家。如今,您的忧患在国内。我听说您多次被授予封号而多次未能封成,是因为朝中大臣的有反对你的呀。现在,你要攻占鲁国来扩充齐国的疆域,若是打胜了,你的国君就更骄纵,占领了鲁国土地,你国的大臣就会更尊贵,而您的攻劳都不在其中,这样,您和国君的关系会一天天地疏远。这是您对上使国君产生骄纵的心理,对下使大臣们放纵无羁,想要因此成就大业,太困难啦。国君骄纵就要无所顾忌,大臣骄纵就要争权夺利,这样,对上您与国君感情上产生裂痕,对下您和大臣们相互争夺。象这样,那您在齐国的处境就危险了。所以说不如攻打吴国。假如攻打吴国不能取得胜利,百姓死在国外,大臣率兵作战朝廷势力空虚,这样,在上没有强臣对抗,在下没有百姓的非难,孤立国君专制齐国的只有您了。”田常说:“好。虽然如此,可是我的军队已经开赴鲁国了,现在从鲁国撤军转而进兵吴国。大臣们怀疑我,怎么办?”子贡说:“您按兵不动,不要进攻,请让我为您出使去见吴王,让他出兵援助鲁国而攻打齐国,您就趁机出兵迎击它。”田常采纳了子贡的意见,就派他南下去见吴王。

  ????子贡游说吴王说:“我听说,施行王道的不能让诸侯属国灭绝,施行霸道的不能让另外的强敌出现,在千钧重的物体上,再加上一铢一两的分量也可能产生移位。如今,拥有万辆战车的齐国再独自占有千辆战车的鲁国,和吴国来争高低,我私下替大王感到危险。况且去援救鲁国,是显扬名声的事情;攻打齐国,是能获大利的事情。安抚泗水以北的各国诸侯,讨伐强暴的齐国,用来镇服强大的晋国,没有比这样做获利更大的了。名上保存危亡的鲁国,实际上阻阨了强齐的扩张,这道理,聪明人是不会疑的。”吴王说:“好。虽然如此,可是我曾经和越国作战,越王退守在会稽山上栖身,越王自我刻苦,优待士兵,有报复我的决心。您等我攻打越国后再按您的话做罢。”子贡说:“越国的力量超不过鲁国,吴国的强大超不过齐国,大王把齐国搁置在一边,去攻打越国,那么,齐国早已平定鲁国了,况且大王正借着”使灭亡之国复存,使断绝之嗣得续“的名义,却攻打弱小的越国而害怕强大的齐国,这不是勇敢的表现。勇敢的人不回避艰难,仁慈的人不让别人陷入困境。聪明的人失掉时机,施行王道的人不会让一个国家灭绝,凭借这些来树立你们的道义。现在,保存越国向各国诸侯显示您的仁德,援助鲁国攻打齐国,施加晋国以威力,各国诸侯一定会竞相来吴国朝见,称霸天下的大业就成功了。大王果真畏忌越国,我请求东去会见越王,让他派出军队追随您,这实际上使越国空虚,名义上追随诸侯讨伐齐国。”吴王特别高兴,于是派子贡到越国去。

  ????越王清扫道路,到郊外迎接子贡,亲自驾驭着车子到子贡下榻的馆舍致问说:“这是个偏远落后的国家,大夫怎么屈辱自己庄重的身份光临到这里来了!”子贡回答说:“现在我已劝说吴王援救鲁国攻打齐国,他心里想要这么做却害怕越国,说:‘等我攻下越国才可以’。像这样,攻破越国是必然的了。况且要没有报复人的心志而使人怀疑他,太拙劣了;要有报复人的心志又让人知道他,就不安全了;事情还没有发动先叫人知道,就太危险了。这三种情况是办事的最大祸患。”勾践听罢叩头到地再拜说:“我曾不自量力,才和吴国交战,被围困在会稽,恨入骨髓,日夜唇焦舌燥,只打算和吴王一块儿拼死,这就是我的愿望。”于是问子贡怎么办。子贡说:“吴王为人凶猛残暴,大臣们难以忍受;国家多次打仗,弄得疲惫衰败,士兵不能忍耐;百姓怨恨国君,大臣内部发生变乱;伍子胥因谏诤被杀死,太宰嚭执政当权,顺应着国君的过失,用来保全自己的私利:这是残害国家的政治表现啊。现在大王果真能出兵辅佐吴王,以投合他的心志,用重金宝物来获取他的欢心,用谦卑的言辞尊他,以表示对他的礼敬,他一定会攻打齐国。如果那场战争不能取胜,就是大王您的福气了。如果打胜了,他一定会带兵逼近晋国,请让我北上会见晋国国君,让他共同攻打它,一定会削弱吴国的势力。等他们的精锐部队全部消耗在齐国,重兵又被晋国牵制住,而大王趁它疲惫不堪的时候攻打它,这样一定能灭掉吴国。”越王非常高兴,答应照计行动。送给子贡黄金百镒,宝剑一把,良矛二支。子贡没有接受,就走了。

  ????子贡回报吴王说:“我郑重地把大王的话告诉了越王,越王非常惶恐,说:‘我很不走运,从小就失去了父亲,又不自量力,触犯吴国而获罪,军队被打败,自身受屈辱,栖居在会稽山上,国家成了荒凉的废墟,仰赖大王的恩赐,使我能够捧着祭品而祭祀祖宗,我至死也不敢忘怀,怎么另有其他的打算!’”过了五天,越国派大夫文种以头叩地对吴王说:“东海役使之臣勾践谨派使者文种,来修好您的属下近臣,托他们向大王问候。如今我私下听说大王将要发动正义之师,讨伐强暴,扶持弱小,困扼残暴的齐国而安抚周朝王室,请求出动越国境内全部军队三千人,勾践请求亲自披挂铠甲、拿着锐利的武器,甘愿在前面去冒箭石的危险。因此派越国卑贱的臣子文种进献祖先珍藏的宝器,铠甲十二件,斧头、屈卢矛、步光剑、用来作贵军吏的贺礼。”吴王听了非常高兴,把文种的话告诉子贡说:“越王想亲自跟随我攻打齐国,可以吗?”子贡回答说:“不可以。使人家国内空虚,调动人家所有的人马,还要人家的国君跟着出征,这是不道义的。你可接受他的礼物,允许他派出军队,辞却他的国君随行。”吴王同意了,就辞谢越王。于是吴王就是调动了九个郡的兵力去攻打齐国。

  ????子贡因而离开吴国前往晋国,对晋国国君说:“我听说,不事先谋划好计策,就不能应付突然来的变化,不事先治理好军队,就不能战胜敌人。现在齐国和吴国即将开战,如果那场战争吴国不能取得胜利,越国必定会趁机扰乱它;和齐国一战取得了胜利,吴王一定会带他的军队逼近晋国。”晋非常恐慌,说:“那该怎么办呢?”子贡说:“整治好武器,休养士卒,等着吴军的到来。”晋君依照他的话做了。

  ????子贡离开晋国前往鲁国。吴王果然和齐国人在艾陵打了一仗,把齐军打得大败,俘虏了七个将军的士兵而不肯班师回国,果然带兵逼近晋国,和晋国人在黄池相遇。吴晋两国争雄,晋国人攻击吴国,大败吴军。越王听到吴军惨败的消息,就渡过江去袭击吴国,直打到离吴国都城七里的路程才安营扎寨。吴王听到这个消息,离开晋国返回吴国,和越国军队在五湖一带作战。多次战斗都失败了,连城门都守不住了,于是越军包围了王宫,杀死了吴王夫差和他的国相。灭掉吴国三年后,越国称霸东。

  ????所以,子贡这一出行,保全了鲁国,扰乱了齐国,灭掉了吴国,使晋国强大而使越国称霸。子贡一次出使,使各国形势发生了相应变化,十年当中,齐、鲁、吴、晋、越五国的形势各自有了变化。

  ????子贡擅长囤积居奇,贱买贵卖,随着供需情况转手谋取利润。他喜欢宣扬别人的长处,也不隐瞒别人的过失。曾出任过鲁国和卫国的国相,家产积累千金,最终死在齐国。

音频--北辰《论语》讲堂(十五)